EArk@期末越近我越浪

工科狗。车身狗。脑洞很大狗血很多。
对于删更文这件事非常抱歉。
还会写的。臭不要脸.jpg
头像图源p站。

最后的敌人了。

我躲在道中的障碍物后,向他做口型。他并没有看向我。他将背紧紧的贴在路边的断墙上,身体隐藏在阴影里,侧耳听着前方的动静。他的手指搭在冲锋枪的扳机上。

从我的角度是看得见的,从路障木板的缝隙间。三个黑色军服披着风衣的男人,在距离我们二十米,不,十米的掩体后。准备最后一波的死亡冲锋。

我是没有配枪的。我们是,不允许带枪的。作为持有能力的代价。

他不一样。高大的身材,有力的四肢,沉默而锐利的目光。

为什么,我这样弱小的东西能活到现在呢?我不由自主地想。在路障后瑟缩着单薄的身体。

对面动了。两人从左,一人从右。一人杀我,两人包夹他。

完了。我想着。冲他大喊大叫,他似乎听不见;比划手势,又仿佛看不见。

黑衣的军人从我面前跃起。他带着银色的防毒面具,将乌黑的枪口对准我。我徒劳地缩成一团靠紧路障。我没有毒雾,没有坚固的[壳],我只是个绘图员。

枪声响起。那黑衣军人右侧侧腹中弹,子弹的冲击力将他的身体击飞,那把本应夺去我性命的凶器重重地摔落在我面前。我茫然的张着嘴,巨大的枪声让我的耳朵发鸣。

他开枪救了我。

可他自己就没这么幸运了。

那两个黑衣军人从他的两侧包抄。他扭转身体,朝背后来的那人的胸口开了几枪,那人倒在地上不动了。当他将注意力转移回面前那人时,怪事发生了。

在我和他的注视下,那人变成了两个——像是显微镜下分裂的细胞,一颗分为二的蘑菇。没有发愣或是停火,他朝分裂出的一人射击,打爆了那人的头之后,另一人用枪托把他砸翻在地。

不要。我发出惨叫声,他重重地倒在地上。刚刚经历了“分裂”的黑衣男人瞥了我一眼,若无其事地扭了扭脖子,把倒在地上的他的枪踢到一边,从腰间拔出手枪。

会死。名为恐惧的感情在我大脑中爆炸,我的手颤抖着。要救他。我把探出的身体缩回掩体后,子弹打穿了我刚才探出身位置的木板。

我抱紧头,眼角余晖瞥到了之前袭击我死去的男人掉下的枪。

我并不会用,什么保险扳机,那些大兵曾经半开玩笑的交给过我,然而我并不记得。

那个黑衣的男人说话了。

“把她交出来,我们不想要无关人的命。”

什...什么?

他没有说话。

“杀了你她也是一样的下场。”

他没有说话。

我捡起了枪。比想象中要沉很多。我拖着枪,咬紧牙转过身去。

我坐在地上,学着之前大兵们交给我的样子,半抬半抱的抓住冲锋枪枪身,拼了命地转过身去。

“给我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惨叫着扣动了扳机,绝对不能扣动的,扳机。

巨大的后坐力将我推倒在地,枪口的位置失去了控制,子弹四处乱飞。黑衣男人错愕地看向我。那发命运的子弹命中了他。男人倒在地上抽动了一下,再也不动了。

“啊啊......”我用手撑地坐了起来,满手满脸都是血与泥。手指还在颤抖。他从地上坐起,无言地看着我。

我开了枪。一个不许配枪的人开了枪。一个从没摸过枪的人开了枪。

杀了人。

他站起身朝我走过来,一把抓走了我怀里冒着白烟的枪,扔了出去。我沉浸在奇妙而沉重的手感中,反射性的抬起头看着他。

他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摁倒在地。另一只手拿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折刀,抵在了我的颈动脉上。

为什么。我拼命张嘴呼吸,发不出任何声音。喉咙里咕噜作响。我用最后的力气瞪着他。白色的短发,古铜色的皮肤,逆光下昏暗不明的眼瞳,那双眼里没有任何感情。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他的脸。

他手上的力道还在加重。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在被割开脖子之前,我可能会窒息而死。我的手无助地抓挠着地面。意识开始远离。

他单手掐着我的脖子,把我的上半身从地面抬离,将折刀垫在我的头后。

轻轻一划。

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弹丸未来篇到了十一集,主要的善恶都已尘埃落定。曾经被捧的会长强行诈尸,曾经拳打希望的教主终结闹剧,曾经冷血的副会流下泪水。
作为一个从开始到现在都坚定粉宗方的人,我只想说,这孩子只是太天真。
天真地以为自己爱的人便是正义与一切,天真地以为绝望与希望如黑白分明。无法感受到他人的感情,自己却又会感情用事。
这个人是怎么当上学生会长的啊。心疼希望峰。
宗方绝对的理智与苗木相比就像是不动脑子思考,然而只不过是思考的方向不同。
因为宗方的路是剑与血铺就的,而苗木更明白心的绝望不是剑能阻止的。
但逆藏正是被宗方的这一点吸引。超人的决断力与领袖气质。
但是这一次的死亡游戏,这些恰恰派不上用场。
宗方捅刀也好,逆藏用生命换来的游戏终结也好,这注定是一场两个人的悲剧。
无法说出口的感情与真正的悲伤泪水。
如果一切都暂停在那一眼。
因为po主本人也是个初恋加单恋的少女,所以还挺理解逆藏的感情。
我知晓你的优点,将你的缺点视而不见。如果我可以为你开辟道路,那是我无上荣幸。即使被误解被伤害,希望你一直走下去的心,却不会因此动摇。
可是我好希望,你能知晓我的感情,因为我知道,我永远无法说出口。
宗方会长要带着逆藏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啊......
以及小高还是在天上呆一周吧。

刘指导真的像爸爸一样www
下午看了回放专门截的www
胖胖的刘指也很可爱!国乒的各位都是天使!
站在世界之巅!

你们说农药明天帮人组cp会不会超挣钱。
我已经看到愤怒的单身狗怒拆原cp的画面了。
五黑=友尽hhhhhhhh

爸爸的爸爸,安卓和苹果账号不互通。
你感受一下刚让cp带上黄金拿了皮肤的萌新的愤怒哦。
为了庄周周的皮肤,一个还没领安琪拉的萌新硬刚上黄金。
然后换了个手机。
gg。
我对不起为了我练小号的我cp。
ios妹子们看见一个叫【绝望型Ark】的疯庄周或者小乔请随意勾搭。这人目标是单排黄金拿皮。
如果是元芳那你们自求多福【【
据说赛季到10月初?求妹子们告知【

皮肤庄周与攻略庄周。请找出两者的一处不同。
翻攻略的时候发现的像彩蛋一样的东西hhhh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www庄周my天使!
庄周:看攻略不如睡觉。

星尘深处: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xODY5NTExMg==.html?x&sharefrom=ipad
是不是看着其实挺平淡的,好像和所有高中的加油视频都没有两样。
还是希望你们可以看一看。尤其是那些曾经陪我走过高三的朋友们。
我想跟你们说的是,这个名叫卓越三班的班级,是我永远的骄傲。
我们不叫三班,我们叫卓越三班。毕业留言册上写的是class brilliant III,我们是全校最好的班级 ,最有资格称自己为“卓越”的班级。
你们不知道我转发的时候有多骄傲:虽然我很怂,但是我的同学们都很棒啊。
我是从看到后桌站在“清华园”那三个大字下,用一如既往慢悠悠煽情过度如神经病的语气说那些话时,就开始哭的。我突然想起他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也有过考不好的时候,也曾经心情很差,高考成绩出来后也曾经被全班人一边倒地安慰。而如今,他最终是站在这三个字下面了。
我又想起曾经那么多次,那些清晨里和我一起争分夺秒抄着作业,那些深夜里和我一起静默地做着印刷劣质字体细密的理综,那些自习课和我为了一道题想去掐对方的脖子,那些考完试也会趴在桌子上流泪,那些上课困得昏天黑地又一次次被对方推醒,那些偶尔会谈起梦想,年轻的笑容和双眼在晦暗的前程压力下闪闪发光的少年……
不知不觉,就奔向了各自的前程啊。
曾经述说过的梦想,如今都在实现的路上了。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对外经贸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华北电力大学,中山大学,清华大学。
那些闪光的辉煌的校徽下,那些少年们,曾经都是和我一起,穿着纯白色的校服,深夜中埋头做着理综的孩子啊。
我是那么那么爱他们啊。
我记得后桌当时经常给我讲题,一般都是在我和同桌无法互相说服想掐死对方的情况下,不太好意思麻烦他,他总是很忙,但是他讲的每道题,都特别特别认真。
我记得同桌经常跟我说以后要考军校,周测课间休息时总是会念叨两句,上课了又抓紧接着做卷子。她昨天跟我说:快到四月一号啦,为了我们共同的梦,要努力啊。
我记得班里那群人,打打闹闹,状如疯癫,考起试来能一天不下课,上课经常在后边大声唱歌。科任老师纵容,班主任也纵容,他们默认我们能管好自己。我们可是个连政教都绕着走的班级,在那个带零食会被处分的高中,班主任曾经对我们说:考试饿了就吃点东西再接着考。
我得说,他们是我见过的,同龄人中最优秀的一群少年。
有朝气,有梦想,成绩好,但不死板。有底线,有原则,国家公祭日那天会全班默哀,最后边对的黑板报上写着静静攀登,我贴在桌上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从未被围观和嘲笑。
如果这个国家在未来会交给这样一群人,我大概是放心的。
你们不知道我在转发时有多骄傲。
——虽然老子考砸了,但是我同学都特别棒啊,特别棒,你们比得上吗,比不上吧。
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适应了整整一个学期,当时觉得中考考得太好简直是一种失误,这种班级我怎么配得上呢。气氛压抑,进度飞速,每天连滚带爬近似绝望也跟不上,那一个学期我觉得自己都快得抑郁症了。
后来。后来呢。
好像也没有改善多少。
这个班级给我的温暖从来就不多。但它给我的骄傲,永远都刻在心底。
总有人说我们班没有什么凝聚力,我也觉得。间操站个队都站不起来,运动会能拿零分,甚至到最后我还有二十几个人不认识。
可是这次的视频录制,我们班六十五个人,来了五十四个。
其实感触有很多,看视频的时候又哭又笑,脑子乱纷纷的,现在居然什么也说不出来。又翻了一遍自己高三的所有总结,真的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现在啊,是独自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拼搏了。
可是没关系啊,没关系,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天南海北的那些地方,还有他们。
我们有同样的名字,有同样的骄傲。
那么就承认了吧。
曾经发誓过永远不会怀念的,死都想要离开的地方啊。
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念它。
“曲终人散情未湮,愿永生铭刻卓越少年。”
我爱你们。

博人传!
子世代真是和爸爸妈妈们一样啊hhhh超机智的鹿代小天使【鹿丸那句毕竟是我儿子hhhh】,井阵颜值炸裂,佐良娜迷之怪力2333三月全程腹黑【?】萌———
佐助爸爸!好苏!为什么这么苏——【倒地不起】不要若无其事地和naruto秀了啊——
然后!全篇幸福地看完之后!
大蛇丸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重点来了!!!
话说你们看到了么彩蛋最后那个拉远的镜头有一个站在一旁的人影绝对蛇叔【【【
三月感觉是试管婴儿的样子...?
我不管!蛇叔当爹又当娘【你滚】!

......
......
......
希望少主能一直笑着呢。
完结撒花。
官方确实把惠比寿的剧情改的怪怪的...反正...就这样吧。
然而完全没有看第三季的愿望了。
第一部以季为单位A掉的番。
同时这里皮下三次元进入高考160天倒计时...所以不会再有任何新番的直播更新...
谢谢一直以来关注着我的你们。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做动漫方面的吐槽相关,有人看真是太好了。
皆是有缘之人。

我先...缓缓...md打开就高能啊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