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k@期末越近我越浪

工科狗。车身狗。脑洞很大狗血很多。
对于删更文这件事非常抱歉。
还会写的。臭不要脸.jpg
头像图源p站。

星尘深处: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xODY5NTExMg==.html?x&sharefrom=ipad
是不是看着其实挺平淡的,好像和所有高中的加油视频都没有两样。
还是希望你们可以看一看。尤其是那些曾经陪我走过高三的朋友们。
我想跟你们说的是,这个名叫卓越三班的班级,是我永远的骄傲。
我们不叫三班,我们叫卓越三班。毕业留言册上写的是class brilliant III,我们是全校最好的班级 ,最有资格称自己为“卓越”的班级。
你们不知道我转发的时候有多骄傲:虽然我很怂,但是我的同学们都很棒啊。
我是从看到后桌站在“清华园”那三个大字下,用一如既往慢悠悠煽情过度如神经病的语气说那些话时,就开始哭的。我突然想起他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也有过考不好的时候,也曾经心情很差,高考成绩出来后也曾经被全班人一边倒地安慰。而如今,他最终是站在这三个字下面了。
我又想起曾经那么多次,那些清晨里和我一起争分夺秒抄着作业,那些深夜里和我一起静默地做着印刷劣质字体细密的理综,那些自习课和我为了一道题想去掐对方的脖子,那些考完试也会趴在桌子上流泪,那些上课困得昏天黑地又一次次被对方推醒,那些偶尔会谈起梦想,年轻的笑容和双眼在晦暗的前程压力下闪闪发光的少年……
不知不觉,就奔向了各自的前程啊。
曾经述说过的梦想,如今都在实现的路上了。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对外经贸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华北电力大学,中山大学,清华大学。
那些闪光的辉煌的校徽下,那些少年们,曾经都是和我一起,穿着纯白色的校服,深夜中埋头做着理综的孩子啊。
我是那么那么爱他们啊。
我记得后桌当时经常给我讲题,一般都是在我和同桌无法互相说服想掐死对方的情况下,不太好意思麻烦他,他总是很忙,但是他讲的每道题,都特别特别认真。
我记得同桌经常跟我说以后要考军校,周测课间休息时总是会念叨两句,上课了又抓紧接着做卷子。她昨天跟我说:快到四月一号啦,为了我们共同的梦,要努力啊。
我记得班里那群人,打打闹闹,状如疯癫,考起试来能一天不下课,上课经常在后边大声唱歌。科任老师纵容,班主任也纵容,他们默认我们能管好自己。我们可是个连政教都绕着走的班级,在那个带零食会被处分的高中,班主任曾经对我们说:考试饿了就吃点东西再接着考。
我得说,他们是我见过的,同龄人中最优秀的一群少年。
有朝气,有梦想,成绩好,但不死板。有底线,有原则,国家公祭日那天会全班默哀,最后边对的黑板报上写着静静攀登,我贴在桌上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从未被围观和嘲笑。
如果这个国家在未来会交给这样一群人,我大概是放心的。
你们不知道我在转发时有多骄傲。
——虽然老子考砸了,但是我同学都特别棒啊,特别棒,你们比得上吗,比不上吧。
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我适应了整整一个学期,当时觉得中考考得太好简直是一种失误,这种班级我怎么配得上呢。气氛压抑,进度飞速,每天连滚带爬近似绝望也跟不上,那一个学期我觉得自己都快得抑郁症了。
后来。后来呢。
好像也没有改善多少。
这个班级给我的温暖从来就不多。但它给我的骄傲,永远都刻在心底。
总有人说我们班没有什么凝聚力,我也觉得。间操站个队都站不起来,运动会能拿零分,甚至到最后我还有二十几个人不认识。
可是这次的视频录制,我们班六十五个人,来了五十四个。
其实感触有很多,看视频的时候又哭又笑,脑子乱纷纷的,现在居然什么也说不出来。又翻了一遍自己高三的所有总结,真的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现在啊,是独自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拼搏了。
可是没关系啊,没关系,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天南海北的那些地方,还有他们。
我们有同样的名字,有同样的骄傲。
那么就承认了吧。
曾经发誓过永远不会怀念的,死都想要离开的地方啊。
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念它。
“曲终人散情未湮,愿永生铭刻卓越少年。”
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21)

  1. 星尘深处🍃星尘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沉钧照夜
  2. EArk@期末越近我越浪星尘深处🍃 转载了此文字